毛毳🍀开学了

名字是四毛
放假基本都在线,不吃人易亲近
尸系文手
懒癌晚期脑洞手
试图勾搭喜欢的老师中

【安雷】落幕

昨天脑的hp安雷,还是存一下吧
是刀,请注意

虽然明晋想让我掰成te但还是被我拒绝了x
真男人刀起本命来一点都不手软(闭嘴

没错还是万恶之源一忘皆空











雷狮暗恋安迷修,海盗暗恋骑士。
虽然听上去像是个冷笑话,说出口就能引人发笑的那种。但这确实是事实。



雷狮的告白被拒绝了。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他是多骄傲的人,在安迷修拒绝的一瞬间,他就披上了看似坚强实则脆弱的面具,扯出一个自己都觉得难看的笑容,劈头盖脸甩出几句让人听了就会皱眉头的恶劣的嘲讽,来掩盖自己的真心。活像个做错事不知所措的孩子,雷狮在心里唾弃自己。
他转身摆摆手,从鼻子里挤出一声嗤笑。

“那张认真的脸可真难看。”

不知道是说给谁听。




自那出闹剧之后,雷狮和安迷修倒也过的安稳,安迷修只把那当成是恶党的消遣,雷狮呢,也乐得装糊涂。
一切都看似回到正轨。
海盗可不会被一次失误打倒在地。他还是他,他还是雷狮。
管他什么安迷修吧。
雷狮捏着酒杯心想,不过是个死板的骑士。
他撑着脸坐在角落里,把自己完全缩进够大够高的椅子里,有一下没一下的晃着腿。
毕业的喜剧结束了,人群三三两两地离开会场,狂欢的氛围被人群冲散,风又溜进了偌大的会场。
明明喝了酒,雷狮却还是感觉到了一阵冷意,他缩了缩肩膀,将目光投向大厅中央的安迷修。




安迷修不知道他是怎么和雷狮滚上床的,他的脑子被酒精烧成了一团,浑身燥热,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控制不住自己进入雷狮的动作。
身下软热的温存让他的动作愈发粗鲁,雷狮却也难得乖巧,任他在自己身上留下令人面红耳赤的痕迹。
吻上雷狮的一瞬间,紫色的海洋将安迷修整个淹没,复杂的情感让他几乎要溺弊在里面。
唇舌相融时,雷狮缓缓闭上了那双魅惑着安迷修的眼睛,逐渐恢复清明的安迷修这才感受到空气中的沉闷。
怀里的人忽然伸手抱住了他,这个拥抱很轻,轻到几乎感觉不到雷狮指间的温度。安迷修心头涌上一股莫名的冲动,就现在,他想好好抱抱他,想驱散他身上难以忽视的孤寂的感觉。
他伸手将雷狮软软的身体拥进怀里,试图用唇舌抚慰他。
明明此刻两人紧紧拥抱彼此,心却比任何时候都要孤独。




湿咸的汗水从雷狮的鼻梁滑落,滚烫的硬物在他的体内将他撑起,这场荒唐的闹剧即将走向尾声,骑士的巨剑捅进海盗的身体,为他的主人迎来胜利的凯歌。
暖光从天际射出,璀璨的星辰躲进海盗的眼睛里。
安迷修方从雷狮的身体里退出来,喘息未定,阳光跃进窗户投到他的身上,照的他的头发更加温暖。
雷狮躺在床上,手在枕头下摸索着什么。他死死的盯着安迷修,一刻也不愿错过,他看着安迷修翻出纸巾清理自己身上的白浊,淡淡喊出他的名字。
“安迷修。”
这是安迷修在这个看似温情的夜晚里第一次听雷狮叫出他的名字。
他感到有点无措,说实话他还没有想好怎么处理这夜的失态。
但他还是将注意力放在了雷狮身上,欢愉过后的雷狮眼眸间带着说不出的美。他不敢低头看雷狮身上一片片的红痕,那只会让他口干舌燥,面红耳赤。
于是他再一次直面那双紫色的眼睛,他们真的好看,安迷修心想。
太阳完全升起了,在阳光将安迷修完全笼罩的一瞬间,淡紫的光束挤进他的眉心,将他的记忆通通挤开。
“一忘皆空。”
从遥远的地方传来这个声音。
很熟悉。

意识随着记忆的碎片消散在空中,窗户挡住了阳光的蔓延,雷狮坐在阴影之中,安迷修睡在暖光中。

“至少你此刻属于我。”
他喃喃道。

“至少我曾拥有过你。”

大幕落下。
骑士的身边再也没有了海盗的身影。






多年之后安迷修站在霍格沃兹的门口,感慨学生时代的欢喜忧愁。
他茫然的感觉到自己的记忆应该是缺失了一部分,可他对此毫无头绪。

雨下的很突然,浇了安迷修一身湿,他匆匆跑到屋檐的阴影下,掏出魔杖将自己烘干。

暖粽的光芒在眼前炸开的时候,他才发现面前还站着一位戴头巾的男人。

那人看也不看他一眼,转身正准备走。

鬼使神差的,安迷修喊住了他。

“请等一下,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风吹动那人灰蓝色的柔软发丝,却没吹动那人眼睛里的紫色深潭。
他直直坠进那片潭水深处,埋藏其中的熟悉让人莫名心痛。风在他的耳边带动沙哑的乐声,雨珠砸在地面上溅起细碎的水花,他看见一束阳光穿透浓厚的乌云照进那池潭水里熠熠生辉。
他几乎要停止呼吸,时间仿佛停在了他的身上,许久,他重新回到这个世界。

“你认错人了吧。我只是个陌生人罢了。”

耳边似乎传来风的叹息。















好了,没了x
只是我的脑洞而已,爽爽就好。

评论(7)
热度(36)

© 毛毳🍀开学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