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毳🍀开学了

名字是四毛
放假基本都在线,不吃人易亲近
尸系文手
懒癌晚期脑洞手
试图勾搭喜欢的老师中

【祝松】烟雨朦胧(片段)

注意:

CP:祝松

原作:大鱼海棠

ooc和bug属于我,人物属于大鱼海棠,爱属于祝松

正文产不出来啦,卡住啦,我先把脑洞撸出来爽一爽x



       


       风来,胤乘风而起嬉笑着摆起双手,霎时间云浪汹涌,流云卷起天空,变幻莫测。祝融盘腿坐在屋顶,入眼的是无边的绿色,翠竹浓绿欲滴,透出七分新气三分清冷。


       青竹涧,果然很冷清啊。


       抬眼,胤还在作乱,水似得白云任法力捏扁搓圆。最近南方降雨颇多,松子驾鹤去布雨,一去就是好几天。徒留祝融守着这个不近人情的青竹涧。


       竹叶摩挲,祝融的思虑忽然被一道刺眼的白光打断。胤拨开了天上的云,轻快地跳到祝融身边,稚嫩的嗓音在耳边炸起:“祝融哥!松子哥呢?你们怎么没在一起啊?”

挡住强光,祝融一把拉过咯咯笑的胤,惩罚性地揉着他的小脑袋。


      “你松子哥去南方布雨,忙着呢。”祝融叹口气。


      “祝融哥祝融哥!娘亲说人间的雨师要跳祈雨舞才能招来雨,松子哥是不是也这样降雨啊?”胤被他揉的摇头晃脑,笑的开怀。


      “那是人间的雨师,松子可是拥有法力的。”


        胤抬起小脸,追问道:“松子哥也是雨师吧,那松子哥应该也会跳祈雨舞吧?”


      “问题真多啊小家伙。”祝融捏捏眉心,“等你松子哥回来问问他不就行了。”


       声音未落,大片阴霾投下盖住了他们两人。胤母一甩披帛,流云堆积在一起架起了白桥,向祝融道谢后带走了胤。仪态万千的云仙似是在说些什么,小小的孩子低了低头随后又重绽笑颜。母子的身形渐渐隐没天际,青竹涧又陷入了孤寂。


       真想不通当年松子是怎么一个人生活在这里的。


       不,是怎么带着鹤生活在这里。


       思绪万千回转,最后想起了那个稚嫩的嗓音。


       祈雨舞吗……


     “倒是想看看松子跳一次呢……”


     “跳什么?”温和的声音突然出现,插了进来。


       闻声,祝融电一般跳下了屋顶。心心念念的人就站在门前抚着鹤,面带笑意,眉眼盈盈。


     “跳什么?”赤松子又问了一遍。


       祝融伸长手揽过雨师偏瘦弱的身躯,满足的蹭了蹭他的脸。“祈雨舞,方才胤那小子说人间的雨师会跳祈雨舞。”


       他的手轻柔地抚上雨师的脸,指尖磨蹭着白皙的耳垂。温情的动作让松子面上一热,偏过眼不去看他。感受到目光停在自己脸上久久不动,松子颇难为情,只得慢慢转回目光,望着祝融的眼睛。祝融的目光带有侵略性,看的松子仿佛要溺毙在眼底的火海中。


    “跳给我看吧,松子?”祝融压低了声音,深沉富有磁性的嗓音刺激着松子的思绪。


       湿热的气息吐纳在耳旁,他能感受到祝融开口时胸腔的震动,紧密贴合的身躯交换着温度。


       归巢的鸟儿拉长了嗓子鸣叫,唤回了松子所剩不多的冷静,反应过来的松子面上染上飞霞。他试着推了推,却被抱的更紧。


     “跳给我看,嗯?”祝融继续对他的刺激。


        脑海中风起云涌,惊涛骇浪。被哄的迷迷糊糊的松子小声应下了。


       祝融心中大喜,掌心下被半敞仙衣包裹的腰身柔软纤细,良好的手感让他有些心猿意马。心思渐飘渐远,忽而兜头浇了一脸冷水,火似的红发湿嗒嗒地垂下,可怜兮兮地黏在脸旁。


    “祝融,放下心中杂念。”松子笑的一脸和善,声音却带着冷意。


#


       手执水纹折扇,流光溢彩的水柱随扇而起,应唤而来,水蛇似得攀上扇骨。


       美目低垂,投下蝶翼似的阴影。回眸浅顾,一颦一笑皆牵动人心。

       那青衣雨师抬腕垂首,广袖倾泻露出一截洁白的手臂。缠在手腕的银铃相撞成鸣,悠长清脆的铃声仿佛自远方响起,缥缈,空灵。青丝墨染,铺开如银河倾斜,旋身急转,发丝间窥得那清颜雅致,惊艳得让人呼吸一窒。


       铃声时响时息,玉雕的细白手腕微震,折扇大开,灵动的水流蓦然惊起,乍成水雾,熠熠生辉。


       随即黑云蔽日,渐有水珠滴落,执扇之人云袖轻舞,眼波流转,实则清莲之姿。低眉颔首,轻点脚尖。雨势即来,便洒脱降下。水珠滑过脸庞滴到披帛染开深色的莲花,墨发半湿划过月牙似的弧度,似笔下游龙。


       披帛轻扬甩出如空谷幽兰,手上扇舞翩翩,惊起偏偏碎而软的水花。扇起,合拢,韶光闪过眼底,披帛拢起淡雅姿态,雾中观花,甚是美极。


       祝融不禁看的有些痴了,醉了。雨下的不急,松子敛起动作,收了折扇。


       铃铛声忽而在耳旁响起,祝融这才发觉他二人靠的很近。


       松子清秀的面庞近在眼前,鼻尖几乎撞在一起,气息缠绵融为一体。他毫无防备地撞进松子的眼里,看松子目含潋滟,逐染深情。


       他贴上他略带湿意的唇,用犬齿轻轻厮磨那柔软的唇,雨水染上唇角。仍是望着那双眼,揽上那腰肢。松子眼睫微颤,带着几分暗示的默许,缓缓合上了眼帘。


       于是这份吻变得更深入,更彻底。不带任何情色,唇齿交融间,捉住了那截软舌,气息流连在彼此之间难分你我,祝融吮着他的舌尖,并不是侵略性质的进攻,带上了几分欣喜,几分小心。


       他的心意化在了这个温情的吻中,他时刻护住怀里的这个人,向他传达自己笨拙的温柔。雨依旧落下,衣衫被打湿,他们能感受到雨,感受到风沿着唇角描摹唇瓣。


       祝融吻的情深,在他唇上流连了一番,浅啄了唇角后才结束了这个吻。松子的唇染上星星血色,泛着水光,仍沉浸在那个温柔深情的吻中,眼中朦胧。


       一双大手触上了他的脸,指尖擦过眼尾沾了水汽,摩挲着脸上的水滴面纹。


       松子舒适慵懒地眯了眯眼,多日降雨的疲惫被这份温柔诱出,迷迷糊糊就要沉入梦乡。


       窸窸窣窣的动静从身边传来,一团黑影箭似的扑到了松子怀里,揪回了他的神思。


    “这是……帝江?”松子懵懵地开口。


#


       背有四翼的帝江无眼无鼻却识得歌舞,想来是被松子的舞吸引而来。神鸟从此在青竹涧长住,时不时黏在松子身后,仙鹤对这位不速之客意外的亲切,并不像对祝融那般。


       祝融心中满是烦躁,这只鸟比仙鹤还碍事,总是在气氛良好的时候冲出来坏他好事。


       果然……还是烤了吧。


    “祝融。”松子开口唤道。


    “怎……”未说完的话语被一个浅浅的吻堵了回去,浅触即止,像片羽毛落在唇上,挠的祝融心里痒痒。


       火焰四起,祝融提着帝江甩出门外,关上了门窗,扣住了松子的手腕,顺势压在床上。


#


    “松子哥松子哥!”胤快步跑过来扑住松子。


       咦?


   “松子哥你怎么缠上飘带了啊?”


   “被虫子咬了。”


   “噢……松子哥松子哥!你会跳祈雨舞么?”


      祈雨舞吗……


      松子笑笑。


   “问你祝融哥。”




跳舞片段瞎写的看看就好别当真x我只是想舔舔松子的美貌嗯x

顺便问一句lofter是怎么个排版方式,手动排版么?按空格按的我有点想死……

评论(1)
热度(33)

© 毛毳🍀开学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