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毳🍀开学了

名字是四毛
放假基本都在线,不吃人易亲近
尸系文手
懒癌晚期脑洞手
试图勾搭喜欢的老师中

【祝松】烟雨朦胧 (一)

cp:祝融x赤松子   

人物出处:大鱼海棠

ooc和bug属于我,请勿代入原作及祝松

        所有住民都在成人礼这一天聚集在一起,楼阁翘起的四角悬着长长的红布,一圈又一圈悬在横梁的灯笼放着暖光,让人分不清那天上逐渐聚集的云彩染上的究竟是灯笼的光彩还是朝阳的温暖。

        成人礼总是会让这个略显寂静的地方变得热闹起来。祝融抱胸站在一旁,想着。

        他抬眼看见白毛的小子手脚利落地爬上了楼顶,给自己的奶奶和凤那家的小丫头打气。

        珮戴着龙王面具,吟唱着古咒语,跳着诡异却庄重的步子为即将成人的孩子们祈祷。白泽甩着尾巴跳到她身边,雪白的瑞兽抬起头,瞳孔微亮。

        幼小的孩子好奇地爬上扶手,探出身子咯咯地笑。

        太阳彻底洒出了阳光,吉时已到。珮手中的木杖直指天空,海天之门,开。

        大片的云在一瞬间被驱散,强大的灵力伴着风卷起不同的弧度冲击天空,落下巨大的水幕。

        趴在扶手上的孩子们早已经被大人们抱了下来,即将成人的孩子们正一个个捧起碗,饮下汤药。

        七日之后他们就有资格捧起酒盏了。

         忽然祝融眼前青纱浮动,风留残香。偏头看到赤松子在自己身旁站的端正,面上一片淡然,一如那日——赤松子到来的那日。

        祝融向他旁边挪了两步,握住了他的手。赤松子的手总是比常人的要凉许多,被握在手心里许久才能带上暖意。

        “今年的孩子们都很出色。”赤松子说。

        “嗯,希望这群小鬼能顺利完成历练,别闹出什么乱子来。”

        “……你看起来心情很好。”赤松子抬头看他,“怎么了?”

        祝融把玩着赤松子的手,那边孩子们已经跃入水中,化身红豚游去。他收回目光,对上松子的眼瞳。

        “突然想起了过去的事。”

        回想起那日也同今日一般,水天相接,人群涌动。潮湿的水汽扑面而来,青绿色的影子在风卷残云掩盖下的水幕之中若隐若现。温和令人舒适的灵力霎时间扩散开来,狂风变得平缓温顺,水幕汇聚起来凝成大小不一的水球,藏在水之后的那人也终于露出了全貌。

        清风浮动那人宽大的衣袖,轻柔的披帛垂下长长的一道,又软软的舞动起来。目光缓缓上移,望到他胸口的水纹,望到他垂到腰际用草绳绑起的长发,最后望到他的脸,望进那双眼。

        他生的俊美,众人向他投去好奇探究的目光,也不为所动,面上平淡。那一双眼,似汪洋深水,藏尽春秋星月,暖火冷萤,世间最美的法术忽然都失了颜色。

        一眼万年。

        莽莽红尘之中曾有无数逍遥浪子,踏遍千山万水只求美人一顾。

        那样的一双眼眸,怕是那些浪子也未曾见过。祝融恍惚之间突然想到。

        赤松子就这样以绝世淡漠的孤高姿态,出现在众人面前,并长住于此地。

        一段时日下来,祝融与赤松子也有过几面之交。住在此地的神明性格稳重的也不少,却没有一位像赤松子一样,从未笑过。

        或许是因为祝融本身御火,对这位御水司雨的神灵更是好奇了。

 
       好奇心旺盛了,祝融便起了逗逗这人的心思。想这样美的人若是笑了,也必定是赛过春花齐开的美好。

        赤松子养有一只仙鹤,乖巧又机灵,很是受小孩子的欢迎。

        秋风卷来,枫叶聚拢起又吹散开,泛起殷红的浪潮。祝融半靠在树枝上,隐身于枫红之中,垂眼看着不远处被孩子围住的雨师与仙鹤。

        孩子们总是喜欢待在松子身边,这个温润如玉的雨师能给人平静的感觉,让人安心。

  
      赤松子性子温和,对孩子的肆无忌惮甚是包容,也很关照,小娃娃们一口一个松子哥叫的很是亲昵。

 
       仙鹤展开翅膀,翅羽雪白,翅尖染墨,似踏雪寻梅。孩童伸手去摸鹤的翅羽,鹤就展开翅膀抬起翅尖去逗他们,闹得孩子们笑成一团。赤松子站于一旁静静看着,他的手从鹤的头顶滑到长喙,来回抚摸着,时不时开口搭句话。

  
      祝融觉得只是看着赤松子,内心就回归了平静。他蹭了蹭鼻子,这雨师倒真不是一般人。

 
       燕子绕过火似得枫林,飞到松子身边用小小的爪子拉了拉他的披帛。远远地听到句茫唤了几声,打发了孩子们后便带走了仙鹤的主人。

 
       主人走了,孩子们琢磨了一番便纷纷爬上了仙鹤的背,仙鹤也顺了孩子们的心意,俯身方便他们爬上来,稳住身形,一振羽翼便离开了地面。仙鹤在空中绕了几个弯,乐的一群孩子止不住的笑。

        乘鹤的人快活着,靠在树上的人可坐不住了。祝融看到有趣,心下动念,驾鹤耍火球,或许能博那人一笑。他直起身从树上跳下来,待仙鹤悠悠落地,赶了孩子们下来,跨坐在了仙鹤背上。

        这次仙鹤却没那么听话,一反常态地伸长了颈子长鸣起来,试图将祝融甩下去。祝融双腿用劲儿夹住了仙鹤的颈部,双手撑住身子稳住了身影。

 
        仙鹤的动作越发狂暴,带着祝融在空中颠了几颠,忽上忽下,大起大落。

        枫林美景在眼前快速转动化成一片酡红,祝融心中有些烦躁,没想到平时温顺的仙鹤发起狂来如此难对付。他双手越发用劲,仙鹤吃痛就越发暴躁,祝融心下一急,周身火焰突起,惊得仙鹤一个急转将祝融甩出老远。

 
       当赤松子回来时,看到的便是试图烤了自家仙鹤的火神被直接甩飞的场景。

        祝融以一种难堪的姿势砸到了赤松子的面前,扬起满天灰尘。仙鹤敛了翅膀,体态优雅地落在主人身边接受着来自主人的安抚,一旁的孩子眨巴眨巴眼睛,捂着肚子大笑起来。

 
       火焰被硬生生砸灭,落地的动静惊起了林中歇息的鸟群,祝融顶着一头黑烟抬起脸,见他如此呆愣的神情,赤松子不由得笑了出来,好看的唇勾起怡人的弧度。

 
       “我这仙鹤有些怕火,惊着了阁下,还望谅解。”

 
       他说的礼貌,清冷干净的声音绕上一抹笑意,祝融晕乎乎地让赤松子拉了起来,望着他的脸出神。

 
       天色渐晚,昏色初露,大片红光映入眼帘如浴火的凤凰展翅苍空。

 
       那人背光而立,蒙蒙黄昏暖了他的冷冽,吻上他的脸颊。他就含笑而立,橘红浸染他眼中秋水,忽而风来,吹开他墨染的长发,万物皆醉于其中,落入了谁的眼,成了谁的美。

 
       两人目光对上,祝融忽然回神,反应过来自己竟对着赤松子的脸失神,面上尽显羞赧之色,忙偏头与赤松子错开视线。

 
       这样美的人,笑起来果然勾人心魂。

        孩童早已散去,赤松子坐上仙鹤。火神并非传闻中暴躁难以亲近,反而还有些憨厚,松子不由得弯了嘴角。

 
       正驾鹤欲走,被祝融一把捉住了手。

        “其实你笑起来蛮好看的。”祝融说。

        这下换赤松子愣住了,仙鹤展翅破云而起的一瞬间,祝融发誓他看到了赤松子发丝间那晕染上红色的耳尖。

评论(2)
热度(21)

© 毛毳🍀开学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