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毳🍀开学了

名字是四毛
放假基本都在线,不吃人易亲近
尸系文手
懒癌晚期脑洞手
试图勾搭喜欢的老师中

【祝松】烟雨朦胧(二)

注意:
CP:祝松
原著:大鱼海棠
人物属于原著,ooc和bug属于我
慢热型 慢热型 慢热型x

(二)

        乌云翻涌覆盖了小片天空,雨水掉在房瓦上顺着瓦片的弧度滑下连成道道水柱。

        雨幕朦胧间,挂着红灯笼的小店好似有仙境之气。来往的行人撑起了油纸伞,雨水跳跃在伞面上迸溅出朵朵水花,流光四溢。

        鹿神用手支着脑袋靠在窗边,缠绵的雨声隔绝了细小的杂声,唯有池塘边传来了声声蛙鸣能突破着雨做的帘帐。年长的圈圈撑着伞,小圈圈跑出伞的庇护,在一个一个的小水坑中跳来跳去,踢踏着甩出一串水珠。

        小圈圈就这么嬉闹着,他的父亲无奈的收了伞掀开了鹿神店里的门帘,鹿神熟练的端上了一坛美酒。

        鹿神夫诸,性情温柔,头有四角,身为大雨的象征,自然体质招雨。他开的酒店三天两头下一场小雨,也早已成了这店的一大招牌。

        “我家这娃娃可是顽皮的很呢。”圈圈笑道。

        未等鹿神做出回应,门帘再次被掀起,浑厚低沉的声音从门口响起:“来坛烈酒!”

        说罢,来者一摆手坐到了鹿神面前,撇了撇嘴。圈圈端着酒坐到了后面的桌子上,招呼自己的儿子进来坐下。

        “祝融。”鹿神开口道,“你有心事。”

        毫无停顿的肯定语气,祝融挠了挠头,默认了鹿神的说法。

        雨声传入耳中,祝融脑海中又浮现出青衫雨师的身影。他满心烦躁,嘴里嚷着要酒,一只手大力拍上桌子,大有不醉不休之意。

        雨势渐弱,鹿神拉了拉披帛,蹲下身去翻找着什么。“没什么忧愁是过不去,忘不掉的。”说着他将一个陶罐放在了桌上,陶罐上贴了一张黄纸,上书——孟婆汤。

        孟婆汤乃地府之物,所有投胎转生的灵魂在踏上奈何桥前都需要喝上那么一碗,忘却前世尘俗,断情断怨。

        满满一坛孟婆汤,要真喝了那就出事了。

        见祝融脸色越发精彩,鹿神手腕翻转间,又一坛孟婆汤出现在他手上。

        “若一坛不能解你忧愁,两坛定能让你忘却心中所绊。”

        “……我不喝了。”

        祝融扭头离开,走到门前却又停住了脚步,流光似的细小火焰在他发尾轻巧的转了个圈,忽闪忽闪的——这是他思考时不经意流露出的小动作。

        清冽的酒香在空中弥漫开来,祝融敛起火焰,踌躇了片刻又坐回正在倒酒的鹿神面前。

        论起酿酒,这鹿神是一把好手,他酿的酒,酒体透澈好似月光撒下,入喉柔滑,唇齿留香,其味醇厚醉人,回味如余音绕梁般久久不散。

        这一坛酒,香中透着淡淡的松果香……似乎并不是鹿神所酿。

        鹿神抬手倒酒,清酒滑入祝融的酒杯。“这酒是松子的佳酿,用山野中生长的松果酿制而成,因而名为松子露。”鹿神说罢,从雕花木柜中拿出另一个酒杯,倒入松子露。

        “果真好酒。”祝融抿了一口,“你和赤松子关系很好?”

        “我招雨,松子司雨御水,自然是要好的。”鹿神淡淡的说。

        祝融摩挲带着他体温的酒杯,抬眼对上鹿神。

        “那,赤松子可有喜欢的东西?”

        呦,这是看上了。

        “仙鹤。”鹿神说。

        “……”

        “怎么,你对鹤做了什么?”

        “不小心烧了鹤的羽毛……”祝融扶额。

        “难怪。”鹿神放下酒杯轻笑,“你还是喝了这孟婆汤自行谢罪吧。”

        祝融发尾的火焰有一搭没一搭地跳动着,他饮尽杯中美酒,面露忧愁。

        “我不善与人交往,你清楚的,鹿神。”

        脾性固执的祝融易冲动,眉眼间带着不怒自威的气势,更平添几分震慑。早些年月,他还莽撞无知,流火滚出焰潮散出灼人的热浪,渡上他的身,也烧伤了接近他的人。

        时隔今日,即便祝融能够控住火焰不伤人,却依旧不懂得交友之道。

        说话间,屋外淅淅沥沥的雨点已停,暖晴穿透厚重的积云铺开了阳光,与泥土的清新气息编织在一起,送入轻薄的凉爽寒气。

        “正好雨停了,”鹿神搬出了一坛酒,“这是要送去给松子的酒,你代我走一趟吧。”

        落叶旋了几个转儿晃过了窗棂,鹿神捻起叶片,望着祝融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

        水火不容……吗?

        他笑笑,有些事可说不准呢。

#

        润雨过后,新芽带着生机与活力钻出湿土,嫩绿的竹叶一层覆过一层,整片竹林唯有鸟儿的鸣着的歌声与竹叶轻摆摩擦的沙沙声,一片安宁。

        翠竹环绕的小径向前蔓延,触到幽深之地,被山泉溪流拦截——赤松子的家便在那溪流边上。

        溪水泠泠作响,溅起的水花碎成片片花瓣儿映射光芒。赤松子手指微动,一股涓涓细流缓缓而起,仙鹤栖于一旁梳理羽毛。

        祝融竟一时不知该作何动作,只端着酒走近他。仙鹤停下动作,盯住了祝融,它上次被吓得不轻。

        “是鹿神送来的酒吧。”松子接过酒坛,操纵水流揭开封泥,“多谢,不介意的话暂且留下,小酌几杯如何?”

        “此番美意自是不能扫兴,何况鹿神的手艺也确实一绝。”

        屋内陈设简单,主人收拾得也干净,倒有些冷清了。

        松子拿出酒器,斟满酒。

        他的手白而纤瘦,手掌薄且手指细长,十指圆润,骨节分明。捧着陶瓷的酒坛,染了些酒香在指尖。

        “我这儿也没有什么别的,就是竹笋多,用来下酒再合适不过。”赤松子语调如常,不起波澜。

        娇嫩欲滴的笋丝还带着清晨的甘露,摆在瓷碟里很是诱人。

        “甘而不淡,醇而不烈,这次送来的松花酿啊。”赤松子轻抿一口,眼含笑意道。

        “这花酿固好,然而松子露却是更加清爽,略胜一筹啊。”不自觉的,话已脱口。

        赤松子转身抚了抚仙鹤,指尖浅浅没入雪似的羽毛,又缓缓现出。“一时兴起的念头,能为人赏识的话也不算白费了那些松果。”语气并无改变,说不出他是不是高兴。

        相对无言,祝融放下酒杯。他大概是高兴的吧,祝融如此想到,这样刻意背过身的动作,倒像是害羞呢。

        不明了的气氛落地扎根,大肆生长。一人抚鹤,一人酌酒,赤松子侧身捕捉到祝融来不及挪开的目光。仙鹤缩了缩长长的脖颈,蹭了蹭主人。

        “祝融,”赤松子顿了顿,“不管你怎么想……仙鹤也是不能烤来吃的。”

        语罢,祝融瞪大了眼睛险些掉了酒杯。

        原来仙鹤不能烤么?!

        不对!我什么时候说过要烤鹤吃了?!

        “前几日的事只是个意外你听我解释!”





_(:з」∠)_趁着集训休息的时间来更一下(如果有评论的话我会很开心
我也很喜欢和萌祝松的同好一起讨论剧情x

评论(9)
热度(14)

© 毛毳🍀开学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