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毳🍀开学了

名字是四毛
放假基本都在线,不吃人易亲近
尸系文手
懒癌晚期脑洞手
试图勾搭喜欢的老师中

【祝松】烟雨朦胧(三)

注意:
CP:祝松
原作:《大鱼海棠》
人物属于原作,OOC和BUG属于我
慢热型x







(三)


        最后祝融还是没能解释清楚,在赤松子微妙的注视下离开了青竹涧。


        流云拢住晕阳投下阴凉,丝丝凉气循风扩散。白日将落,黑夜欲临。青竹涧的夜虽是满盈寒气,却也是在夜深人入梦之时,怎的今夜……


        赤松子伸手去收那未喝完的酒,却扑了个空。


        一截莹白的蛇尾灵活的甩动着,卷起了酒坛,熟练地倒着酒。


        银白的鳞片熠熠生辉,体态优雅的巨蟒盘踞在一边,鼻翼微动,吐纳着猩红的蛇信,弦月似的竖瞳盯得人心里发毛——原来并非入夜而寒,而是白蟒吐息生发凝寒。


        蛇尾卷走酒杯,松子不惊也不恼。点点白梅香萦绕开来,蒙蒙薄雾散去,乌发红唇的美人接过酒杯细细品尝起来。落日的虹光披在她的身上,映上了她妖冶的面容,揉碎了冷冽的气质,倒衬出几分温柔。


        “别太欺负祝融啊,松子。”目睹祝融离去的蛇主略带笑意地开口。


        “蛇主。”松子道,“今日也是来采嫩竹叶么?”


        蛇属阴寒,素来喜好温暖潮湿之土,故蛇主之居距青竹涧相当近,平日里蛇主也会来采摘些嫩竹叶回去泡水饮用。两人也算熟稔,松子对于时不时破雾而现的巨蟒也已是见怪不怪了。


        “成人礼将即,我找句芒取些新竹,做点小玩意儿给孩子们。”蛇主摇摇头。赤松子仔细看去,映着绿光的新竹被捆在一起绑在了白蟒身体上。


        白蟒卷着尾巴替松子收好了酒器,封好了酒坛。松子拍了拍它细腻光滑的蛇尾以示感谢,白蟒虽说体形庞大却性情温顺爱亲近人,相较之下,或许是仙鹤更凶一些。


        女人坐在通体晶莹的白蟒身上,盘起身体的巨蟒悠悠起身,微微扭动身躯细心护好她。白雾溅起,纱一般蒙上来,身影朦胧的蛇主忽然开口,声音似从远方传来,缥缈至极。


        ——松子,你看上去似乎心情很好。

        残阳被拉入天际,夜幕如秋水铺洒开来,月色漫上松子纤瘦的身躯。一人一蛇的影子早已消散不见,蛇主的话却绕在松子耳旁。仙鹤蹭了蹭主人,微微展翅露出绒羽,拢住松子。


        寒意一瞬间被驱散,干燥温暖的羽毛轻扫面颊,松子稳稳心神,这才回了屋。


        一夜无梦。


#


        天蒙蒙亮,晨雾弥漫,阳光略过竹梢撞进窗内,婉转的鸟鸣悠长不绝,一片安宁。


        青竹涧水绕绿竹,风起,惊起一片涟漪绿浪。松子推开门,入眼的便是一片醉人的绿。


        一只玲珑小巧的燕子翅尖划开薄雾,稳稳落在了仙鹤身背上。


        一身绒羽沾了星星点点的湿气,黑豆似的眼珠带着灵性。小小的不速之客扑棱了下翅膀,仙鹤垂下长颈蹭了蹭它小小的脑袋。小家伙眯着眼睛,很是受用。


        ——这是句芒养在身边的玄鸟。


        玄鸟已至,句芒自然也在周围。


        乳白的雾气弹指间散去,玄鸟打完招呼便扑着翅膀,划出行云流水的弧度,回到了主人身边。


        前来拜访的客人并非句芒一人,与他同行的还有祝融——驱散白雾的便是祝融。


        “第一次看到你二人同行呢。”松子抚平衣袖,如此说到。


        玄鸟窝在了自家主人的肩上,闭上了眼睛蹭了蹭他的脸颊,很是惬意。


        林间微风带起句芒的广袖,狭长的凤眼闪过一丝戏谑,藏于眼底不易被发现。


        “路上碰巧遇到祝融,便一同前来了。”句芒不露声色地瞥了眼祝融,暗笑,确实是巧得很呢。


        “今日成人大礼,热闹的很。”祝融顿了顿,“从你来,这还是第一次举行成人礼呢。”


        “确实是第一次。”


        “我来……我们来,是想邀你一同前去观看成人礼。”祝融说。


        句芒挑了挑眉毛,哟,平日也不见祝融对谁这么上心啊。


        一点就炸的火神,果然还是得雨师才能镇住。


        “受你照顾的孩子们,也有几个要去人间历练了。”句芒点了点玄鸟的小脑袋,再不插句话大概他就没机会说话了。


        松子垂眼思忖一番,颔首应下。成人礼是孩子们在这漫漫浮世中只有一次的大事,而且……松子瞧了瞧祝融。


        满心欢喜啊,火焰跳动的也太快了吧。


#


        云雾缭绕轻裹住仙鹤洁白的身影,远处墨点似得高楼若隐若现。仙鹤飞的很稳,软软的晨风吹动赤松子松松挽起的长发,发梢甩动,自祝融眼前闪过。


        没想太多,祝融抓住了眼前被风吹起的长发。发尾堪堪扫过他的脸颊,传来淡淡的莲香。祝融捻着小段发尾,绕着指尖把玩起来。他发黑而软,顺着指缝滑下,似水般柔顺。淡淡的新竹气息传来,想必是在竹海中浸得久了吧。


        话说整天泡在青竹涧不会无聊么?


        “我也不是整日待在青竹涧,倒是经常泡在灵湖里呢。”松子微微侧过头,目含笑意。


        乍起的声音惊了祝融一下,意识到自己不小心说出了心中所想的祝融轻咳一声,转过了视线,却并没有松手的意思。


        “松子你不常去红叶枫林吧,很少看见你呢。”祝融继续把玩松子的头发。

        “因为好远。”松子眨眨眼,“第一次呢。”

        “什么?”话题急转,祝融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祝融你第一次叫我的名字呢。”松子说。

        “这倒是,之前没……欸什?!”话未说完,仙鹤忽然俯身急速下坠,迅风如利刃般划得脸生疼,祝融没坐稳险些掉下去,被句芒拉了一把才避免了惨祸。

        祝融长舒一口气,想了想将双手覆在了松子的肩上。干燥略带粗糙的大掌触上一片细腻,他清楚地感受到松子的身体僵了一瞬,也只是一瞬。虽然有点不适应,但松子还是没有拒绝这个动作,思忖一番还是由着他来了。

        句芒大惊。

        你还上手了!

        见仙鹤又要发作,句芒无奈地唤了玄鸟去安抚它。似是感受到自家坐骑越来越浓厚的敌意,松子安抚行地拍了拍仙鹤的背,生怕仙鹤闹别扭直接把火神甩出去。

        缠绵不绝的云雾破碎消散,点缀着红绸的环形的古楼出现在视野里,仙鹤盘旋两圈稳稳落下。祝融利落地翻身下去,无比自然地伸手扶下了松子。

        被两人遗忘的句芒面无表情地远离了他们。

        啊真是受够了这两个没自觉的家伙。

        句芒撇撇嘴。

        以后还是不坐仙鹤了。

#






最近沉迷黑虹,无心更新

突然想起来我还有点存活先发出来好了……

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人看啊_(:з」∠)_

评论(1)
热度(16)

© 毛毳🍀开学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