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毳🍀开学了

名字是四毛
放假基本都在线,不吃人易亲近
尸系文手
懒癌晚期脑洞手
试图勾搭喜欢的老师中

【祝松】那对喝我酒还伤害我心灵的情侣


        我是鹿神,本名夫诸,不过现在会叫这个名字的只有挚友赤松子了。既然说到松子,就得谈谈我目前的烦恼了,说出来你大概不相信——我的烦恼来自挚友赤松子。


        ……不,这么说也不完全对。


        ——我的烦恼来自挚友赤松子,以及他的相好祝融。


        且先莫急,我先为各位捋捋这其中的关系。


        我,鹿神。在这个人人安居乐业,邻里和谐,没有争锋骚乱的世界里,找了个景色怡人,背山面水的森林,开了一个小店。


        本店首要业务是供应酒水,但总有些不能喝酒的小鬼跑来凑热闹,因此本店也提供一些非酒水类饮品,比如茶水,比如孟婆汤。


        我只是一个不贪不黑童叟无欺的商人,本应过着平淡自在,偶尔逗逗鸟的小日子——噢鸟是句芒家的,他家的鸟总是跑我这里来讨食。


        身为鹿神,天生体质招雨我也没有办法。因而和雨师赤松子关系甚好,毕竟他是少数完全不厌烦雨水多的人。大多数人都讨厌雨水带来的潮湿感,比如祝融。


        雨师赤松子,火神祝融。两个按理说水火不容的家伙,却阴差阳错地走到了一起。


        就是你想的那个“一起”。


        暴躁的火神多了个能给他降火气的雨师,本应是件感天动地,利人利民的好事。至少对大多数住民来说是如此。然而这两个不让人省心的,总得作些妖。


        #


        细细追究起来,一切的一切应该是从那一天……


        “鹿神!”祝融大步跨进门槛。“来坛烈酒!”


        这嗓门……能吓哭小孩了。


        我正准备取出他常喝的酒,转念一想,不对。外面正下着雨,在雨天他可从来不会过来喝酒。我瞄他一眼,嗯,头上火焰跳动地缓慢无力,明显是过来求安慰的。


        “祝融,你有心事。”凭火焰认心情,火神的情绪就是这么容易摸清。


        就算挑明了来人的心思,他也不会开口倾诉的。能让一向粗枝大叶的火神感到忧愁的事,虽然好奇,但我也不是八卦的人。管他为何烦心,我这孟婆汤可是一味良药,只要进了肚,保你忘尽一切忧愁,直接把你的脑子回炉重练。


        见他似乎不想喝这孟婆汤,我只好收起来,摆出了松子新酿的美酒。


        反正他只是想借酒消愁,这种清冽带着果香的酒应该更适合现在的他,更能让他平静下来——当时我是这么想的。


        “这是……”


        “松子露。”我小酌一杯,不愧是松子酿的酒,好酒。


        “你和赤松子关系很好?”


        废话。松子私人酿制的松子露我都搬出来了,难道这酒你在别人那里喝过么?


        鹿神大人抖了抖尾巴。


        “我招雨,松子司雨御水,自然是要好的。”总比跟你这个嫌弃湿气的火神要好。


        ……等等,不对劲啊不对劲。你干嘛这么关注松子?


         还露出一副期待的表情。


         呦,这是看上了吧。


        #


        成人礼时,我没想到松子和祝融会同行过来,还带了一个面无表情的句芒。
期间火神和雨师的小动作我不想多说,也不想回忆。


        红豚尽回,怒龙入水。凡间再次远去,成人礼宣告结束。


        他俩离别时祝融那个含情脉脉的眼神我也不想回忆,太辣眼睛。
句芒走开的时候眼神都是死的。


         自那之后烦心事就越发多了。


        “松子。”我叫住了心不在焉的友人。

     

         “嗯……嗯?怎么了,夫诸。”半晌,松子应道。


        我微皱眉头。


        最近月老是醉了还是瞎了。


        “你最近总是走神。”


        “嗯,有些在意的事情。”松子笑笑。


        我有不好的预感……


        “遇到好事了?你最近笑容变多了,刚来的时候明明都不会笑。”为了逗他笑,蓐收和句芒还打过赌。


        似是真的想了什么好事,松子笑意渐深,眼眸中也泛起点点涟漪。


        “确实是遇到了有趣的事。”


        灯花微亮,晚风清爽。屋内清茶满杯,两人对坐,赏月。屋外鸟兽归巢,唯有风声,水声。多好的夜,我却觉得有点不自在。


        “你和祝融,看起来相处得不错。”我端起清茶,轻抿一口。


         “他人不错,虽然鲁莽了点,但是很温柔。”


        “噗——咳!咳咳……”我缓了缓气,对上松子略带关心的眼睛,“你这样觉得?”


        你是从哪看出那家伙温柔的……


        不对,他是只对你一人温柔吧。


        #



        只怨当时的我还太年轻,没能看透尘世,没能预料到事态的严重性。


        多年之后,鹿神如是说。

         #



        世间万物各有天道,天道就是这么凑巧,月老就是这么爱闹。


        牵起水火二人的红线越来越粗,越来越紧,只是苦了被迫给他们牵线的我。


        “鹿神,要给松子的酒直接给我吧,我顺便给他带过去。”


        ……红叶枫林和青竹涧完全两个方向你怎么顺便?


        #



        “夫诸,这些新酿你也带去吧,也省的祝融再特地跑来一趟了。”


        ……松子你个见色忘义的,你专门给他酿新酒你都不给我这个好友酿酒,我们友谊的仙鹤飞不起来了。


         好气哦,可是我是得保持高冷。


        #

        “鹿神,考验我们真挚情谊的时刻到了!”人未至声先到,震的鹿神差点摔了酒坛。


        “祝融你又作什么妖……”鹿神微皱眉头。


        “这件事不单单是考验你我之间的情谊这么简单这么肤浅。”祝融直直盯着鹿神,一本正经道,“还是关系到我和松子未来的幸福生活。”


        “……你又烧了仙鹤?”鹿神捏捏眉心。最近他皱眉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


        “此言差矣,天地可鉴,我并没有这个心思。”祝融面色严肃,眼神正直,言语之中无一不是正然之气。


        “也就是说还是烧了?”鹿神扶额。


        “它自己靠过来的。”祝融说。


        “所以你就烧了仙鹤?”


        “有些事情是不可避免的,天命如此。”祝融敲了敲桌子。


        哦。


        今天的鹿神依旧心很塞呢。


        #


评论(15)
热度(304)

© 毛毳🍀开学了 | Powered by LOFTER